許培軍
  中學高級教師,海澱區人大代表、黨代表,歷任北京市海澱區七一小學書記校長、北京市海澱區羊坊店學區書記校長兼翠微小學書記校長、北京市名校長工作室入室研究員。曾獲“北京教育領軍人物”、“北京教育年度人物”、“中國教育改革三十年——全國創新管理品牌學校優秀校長”等稱號,並撰寫了來自校長工作實踐的《我心深處是感動》、《小校長大責任》等書籍。
  “明德至翠,篤行於微”,是北京市翠微小學的校訓,校名“翠”、“微”鑲嵌其中。校長許培軍解釋,“明德”是學校對師生的首要要求;“篤行”是學校一貫堅持的實踐精神;“至翠”追求純凈、高尚的教育;“於微”更多地關註教育的基礎和細節。“翠微小學就是要培養明德篤行、自覺自為的陽光少年”。
  四個故事打動評審專家
  2013年,北京市要創辦百所文化示範校,翠微小學被海澱區教委推薦申報此項目。當時很多名牌學校都參與了申報。
  北京市教委和專家組成的團隊對申報的學校進行考核,許培軍代表翠微小學被排在了第四個進行答辯,當時每個人有40分鐘的答辯時間,每個學校都準備了很多材料。
  答辯現場,專家們臨時提出改動,不讓校長們讀已經準備的文字材料,而是要求現場即興講幾個學校文化建設的故事。
  輪到許培軍答辯時,她用10分鐘的時間將學校精心準備的130張PPT圖片給現場的專家們進行了展示,然後用剩餘的30分鐘分別講述了有關學生、老師、家長和學校四個方面的故事。這些故事對於熟悉校園每一個細胞的許培軍來說是信手拈來,卻很好地支撐了學校文化的理念。四個故事講完後,引來專家們的熱烈掌聲,有的專家還起身擁抱了她。
  學生的笑容衝擊校長
  許培軍講的第一個故事是學生的故事。
  每年翠微小學都會舉辦學生畢業典禮,在2012年的畢業典禮上,許培軍跟往常一樣坐在臺下看畢業班的孩子們用不同的形式向母校展示才藝。
  輪到六年級7班展示了,許培軍看見五個學生一起將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學生抬到舞臺上,他們給臺下的師生講了一個故事:一次體育課後,學生們回班級時發現門鎖上了,當時只有這位患有小兒麻痹的學生一個人在教室里,正當學生們嘰嘰喳喳想辦法開門時,突然聽到屋裡咣當響了一下,原來這個學生聽到同學們被關在了門外,他用全身的力氣蹭到門口,用他的胳膊以及全身的力量把門打開了,因為失重,開門的一剎那,坐在輪椅上的孩子卻跌倒在地。同學們在臺上靜靜地表述著六年來他們彼此間的照顧和成長。
  “當同學講述班裡的故事時,這個患病的孩子沒有聲音,沒有任何的動作,他一直在微笑。”許培軍說,這個孩子的笑容流露出的自信、力量給了自己前所未有的衝擊。
  做老師首先得有底氣
  學生讓許培軍感動,老師們同樣讓她驕傲。“一位家長曾級特意找到我說:‘許校長,這個學校我選定了,從老師的小細節上我就看到了學校的精細、周到的管理以及教師對學生負責的態度。”
  這位家長看到的也是畢業典禮上的一幕。
  每年的畢業典禮,學校都會把家長請來。典禮結束後,家長們往往會競相上前,和自家孩子拍照留念,現場不經意間會落下不少廢棄的紙張、塑料袋等。這位家長髮現,不管是哪個班級的老師,只要看到地上有垃圾,都會隨手撿起來扔進垃圾桶里,有的老師乾脆把廢棄的紙張直接塞進自己的衣服兜里。
  許培軍說,“其實這隻是自然的常態的校園生活。”她對老師的要求其實很高,比如,要求老師不定期地走出校園,走出北京,開闊眼界。
  “這種開闊不僅僅是學術上的、業務上的開闊,走出去的過程其實就是一種學習。”許培軍表示,“老師眼界開闊了,自然會充滿自信,自信的教師文化會互相影響。”
  今年教師節前後,許培軍組織召開了羊坊店學區青年教師聯誼會,來自學區內的六所小學的青年老師和部分老教師參加了聯誼活動。一開始,很多青年教師都不願意講話,甚至有人提議,採取擊鼓傳花的方式輪流發言。這時,一個已經在翠微小學工作一年的男老師挺身而出說,“不用傳了,我來說吧,翠微小學的不能落後。”
  這位男老師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述自己的教師夢、翠微夢。站在一旁的許培軍感觸很深,她記得,這名教師剛到學校時,背老挺不直,許培軍每次見到都會提醒他,一定要挺直腰板,才能顯得自信和精神飽滿。經過一年多的校園氛圍的熏陶,現在這個男老師已經自信滿滿。
  許培軍說,做老師首先得有底氣,而底氣就是來自平時多讀書、業務能力強等。
  ■ 校長說
  “一校四址”的公轉與自轉
  新京報:學校目前“一校四址”,是如何進行管理的?
  許培軍:翠微小學一校四址,是規模比較大的一所城鄉一體的學校。我把四個校區比作一個“田”字,按方位劃分為東南西北四個校園,成立了教學指導中心、學生成長中心等七個中心,其中行政協調中心,負責全校日常的時間、人員、設備等協調,保證學校高效運轉。
  新京報:這是一種什麼管理模式?
  許培軍:“一校四址”不能各行其道,必須在統一的基礎上各有特色。我提出公轉和自轉這樣一個管理模式,自轉就是本中心、本部門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公轉是所有部門圍繞“田”字轉好,公轉和自轉要同時進行。年級是橫向管理,學科是縱向管理,年級或學科主管要同時負責四個校區的教學進度、學生管理等,這樣才能保證多校區的標準是一樣的、效果是一樣的。七個中心或者哪個校區轉得慢了或者不轉了就會影響整體。最重要的是每個校園主管主任任務非常明確,有效協調校區各項工作,這樣就保證了整個學校優質均衡又百花齊放。
  新京報:在統一管理的基礎上如何保證每個學校各有特色?
  許培軍:我希望“田”字上的四個校區是平衡的,但還要尊重不同校區的特點,追求“和而不同”,所以我提出“一校一特質”、“一園一特色”、“一師一特點”、“一生一特長”。為了做到這個,我們的課程設計理念就是為學生提供更多的選擇,只有在選擇中才能找到自己的興趣點。當然,師資培訓、校園環境等方面也要同步做好。
  校長語錄
  “現在60後、70後、80後的老師教著00後的學生,如果還固守著一本書、一根粉筆的教學方式顯然不行了。必須走出校門開闊眼界,不斷更新自己的知識儲備,老師眼界開闊了,學識豐厚了,自然會充滿自信,課堂就會有吸引力。”——許培軍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杜丁
  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李飛  (原標題:培養明德篤行、自覺自為的陽光少年)
創作者介紹

傢俱生活館

ww88wwfwv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