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趙志斐被誤當訪民遣返。他躺卧街頭的照片,被公訴方指為敲詐勒索的擺拍。
3年後,趙志斐的哥哥趙志輝(戴手銬者)和父親被控敲詐政府,在洛陽下轄的嵩縣法院受審。

  這張15萬元的“封口協議”,被作為趙家敲詐勒索政府的證據,但趙京朝父子都否認簽名及收錢。本版攝影:南都記者 孫旭陽
  2009年9月,河南省伊川縣人趙志斐以游客身份進京,為了省錢,夜宿四路通附近一家地下室旅館。與其同住的,則是5名洛陽老鄉。5名老鄉都來自洛陽市古城鄉焦屯村,都是讓當地政府頭疼的上訪者。睡至半夜,6人被一群穿迷彩服的男子叫醒,後押送回洛陽。 
   途中,趙志斐遭到押送者的毆打,頭腹部等部位受傷。回到洛陽後,當地信訪部門才發現誤抓了趙志斐,就把他丟棄到了雨中的道旁。此事曝光後,洛陽市對6名官員進行了紀律處分。趙家也很快在媒體上噤聲。
  3年以後,趙志斐的父親和哥哥在洛陽下轄的嵩縣法院受審,他們被控利用趙志斐被誤抓一事惡意炒作,敲詐勒索了政府15萬元。兩人則否認收過這錢。
  33歲的趙志斐無論面對警察,還是面對記者,都不想再說什麼。洛陽市公安局古城分局2014年1月23日,曾以涉嫌敲詐勒索罪訊問了趙志斐。筆錄顯示,他所有的回答都是“低頭沉默”。訊問完畢,他又拒絕在筆錄上簽字。
  10月31日晚9時左右,對趙志斐父親趙京朝、哥哥趙志輝的一審開庭結束後,趙志斐在法庭里大罵一句,一群法警聽到後,追了上去。不過,這次趙志斐沒有再被抓住。在親屬們看來,趙志斐在經歷了3年前的北京之旅後,明顯內向了很多,大腦也顯得有些遲鈍。
  64歲的趙京朝則一直為3年前的心軟痛悔。當時,趙志斐被政府雇佣的黑保安誤作上訪者遣返毆打的新聞,連續幾天都是網絡的熱點。為了“顧全大局,照顧洛陽形象”,趙家放棄了在媒體上對政府的追問。讓趙京朝想不到的是,3年之後,他卻要坐在被告席上再重溫這一事件。
  15萬元補償協議“出庭”
  伊川縣檢察院起訴書稱,2011年9月16日上午,趙京朝小兒子趙志斐在北京被誤認為非法上訪人員從北京遣返回洛陽,後經洛陽市公安局古城分局(當時為派出所)、洛龍區古城鄉政府甄別,當日下午5時許,古城鄉政府工作人員將趙志斐送至洛陽新區英才路人工湖附近讓其自行離開。
  2011年9月19日,趙京朝、趙志輝利用網名“飛雪夜歸狼”,在天涯論壇“天涯雜談”、“百姓聲音”板塊分別發帖,誇大趙志斐受傷的情況,給古城鄉政府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為使趙京朝、趙志輝不再繼續發帖報道,消除影響,洛陽市洛龍區古城鄉政府向趙志斐、趙京朝支付現金15萬元。
  檢方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協議書和一張收條。協議書分甲方乙方,乙方為趙京朝與趙志斐,甲方為古城鄉政府。該協議書稱,“古城鄉政府自願補償趙志斐壹拾伍萬元整。本補償為一次性補償,包括醫療費、交通費、營養費、誤工收入及今後治療等一切費用”。
  作為回報,“趙志斐本人及家人保證不接受媒體和網絡採訪,不發表負面言論,盡可能消除對洛龍區及古城的負面影響……”該協議下方,沒有甲方古城鄉政府的簽章,卻有“趙京朝”與“趙志斐”的簽名。同樣的簽名,在卷宗中一張15萬元的收條上也可以看到。
  在10月30日庭審中,趙京朝稱涉案網帖都是自己撰寫併發送,與天涯ID“飛雪夜歸狼”的註冊人——— 其大兒子趙志輝無關。趙志輝也表示自己對該帖一無所知,雖然“飛雪夜歸狼”為其註冊,但除了他本人,很多親友和網友都掌握他的密碼。
  登錄天涯也可以發現,“飛雪夜歸狼”最新的一次登錄時間為2014年7月5日。而早在2013年9月13日,趙志輝就被洛陽伊川縣公安局以涉嫌貸款詐騙罪刑拘,之後,他又被指控5起敲詐勒索罪和2起誹謗罪,一直獃在看守所內。
  而弟弟趙志斐被誤作上訪者遣返一案,則是趙志輝被指控的5起敲詐案之一。只是在此案中,父親趙京朝成為了他的同案人。
  截訪者與傷情之爭
  案卷中,一份署名為“古城鄉信訪辦”、日期為2011年9月16日的證明稱:該年9月15日,古城鄉焦屯村村民王海軍組織焦屯村村民李朝頂、關六娥、司馬松枝、焦慶周、趙雲龍等人到天安門廣場非訪,被北京公安查獲並將其六人遣返,要求公安依法進行處理。
  在這份沒有蓋章的證明中,所謂的“趙雲龍”就是趙志斐當時借用堂兄證件的姓名。事實上,3年前經媒體曝光後,洛陽市官方和洛龍區信訪部門公佈的調查情況也顯示,“查獲”上述6人的,並未北京公安,而是洛龍區信訪局雇佣的保安公司。
  時任洛龍區信訪局局長的薛利英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證實,當時該區信訪局駐京人員劉洪周接到保安公司電話,稱該區有人上訪,被他們安排到一個賓館里,是否需要送回。劉洪周讓對方發送來上訪者的姓名和證件,經核實後,不能肯定“趙雲龍”的身份,但感覺比較熟,就讓報案公司順便送回。
  10月31日的庭審中,公訴人沒有提及趙志斐被保安公司強行控制,並遣返洛陽一事的性質,而是援引卷宗中同行上訪人和接診醫生的證詞,稱趙志斐只是“輕微傷痕”,並非“飛雪夜歸狼”網帖中所指的重傷昏迷。趙志斐的褲子,也只是在押送人員抬起上車時,爭執過程中劃破所致,並沒有網帖照片中爛得那麼厲害。
  公訴人援引上訪者焦慶周2013年9月13日的詢問筆錄,稱在新安縣高速路附近,趙志斐下車解手想逃跑,“北京的人追上他,結果北京的人和那個男子(即趙志斐)發生爭執,打了他幾下”。11月3日晚,焦慶周卻告訴南都記者,他從未表述過“北京的人”,而一直說是“黑保安”,他們打趙志斐也並非“幾下”而已,而是用肘部猛擊趙的頭部,趙馬上就躺下了。
  查看焦慶周筆錄可以發現,焦在詢問完畢後,因眼花看不清筆錄,就由偵查人員念了一遍,焦簽了一句話,“以上記錄已經念給我聽,和我說的一樣”。
  而另一同行者李朝頂的詢問筆錄則稱,趙志斐在北京上車時拒絕交手機,被保安們掐著脖子,到了新安縣又被打了一頓後,一直歪靠在車上不說話。
  對趙志斐在2011年9月16日入住洛陽市中心醫院的診斷證明,公訴人也提出意見,稱趙志斐被診斷的“閉合性顱腦損傷、全身多發性軟組織損傷”,並疑有“閉合性腹部損傷”,傷情都不嚴重。頭上起一個包,也可以成為“閉合式顱腦損傷”,腹部受傷只要沒破開,也可以說是“閉合式腹部損傷”。
  趙京朝則反駁說,趙志斐被黑保安非法控制人身自由,又遭毒打受傷,被送到古城鄉派出所後,政府和警方不送醫、不救治、不通知家屬,在其無法自立行走的情況下拋於路邊,都是事實,洛陽市中心醫院對他全身傷痕的診斷,都是事實,並不存在誇大的成分。
  不過,根據證人焦慶周和任彥信等人的證言,趙志斐在英才路人工湖被放下後,焦慶周曾托任彥信將他帶到任開的燒烤店內歇息。之後,趙志斐不辭而別。“飛雪夜歸狼”發帖的附圖,應為趙志斐離開燒烤店後,又返回現場的擺拍。
  事實上,在當時,南都記者也曾問過趙家這個疑點,對方的解釋是趙志斐被鄉幹部丟棄在雨中是事實,家屬趕到洛陽後,就讓他回到現場拍照,以便在網上維權。
  “封口協議”真偽辯爭
  控辯雙方爭論的焦點,集中在涉案的協議和收條上。控方出示原古城鄉多名鄉幹部的詢問筆錄和情況說明,稱9月26日,在伊川縣陽光假日酒店,鄉幹部楊啟、董獻偉和劉俊濤將15萬元現金交給趙京朝等人。鄉幹部董獻偉還表示,趙志輝告訴他們,不但正在報道的媒體在關註此事,他還喊了其他媒體前來洛陽參與報道。
  但鄉幹部的筆錄中出現了不一致的地方。董獻偉稱當時他在酒店內見到了趙京朝父子三人,並與趙京朝和趙志斐簽約。而自稱與其一起談判的劉俊濤則在筆錄中稱,他們在酒店內見到了趙京朝和趙志輝。趙志斐的簽字則是在趙京朝簽字後,他和趙志輝到趙志斐家中找後者簽的。
  趙京朝當庭指出這個矛盾之處。“我根本沒有跟這三個人談判過,也沒有見那15萬塊錢。”趙京朝說,他對三人毫無印象。因為趙志斐的遭遇被媒體曝光後,趙家每天都要接待很多說情的領導,絕大多數他都不認識,也無法核實其身份,印象中從未見過洛龍區和古城鄉的領導。
  在此前的庭前溝通中,趙京朝要求對協議書和收條上,“趙京朝”的簽名進行司法鑒定,並書寫了不少好幾張簽名做鑒材使用。因為趙京朝此前做過律師,曾在嵩縣法院代理過案件,嵩縣法院就提取了他此前在其他案卷中的一些簽名,經上海一家司法鑒定機構鑒定,認定協議書和收條上的簽名,與趙京朝的簽名一致。
  庭上,趙京朝就該司法鑒定的公正性和真實性提出質疑。審判法官則代表嵩縣法院,就提取鑒才的方式,鑒定機構的選定過程,鑒定機構的資質等,一一回覆了趙京朝。
  據趙京朝稱,當時,洛陽市官方找了很多人到趙家說情。“他們求我維護洛陽形象,以大局為重,不要把事情擴大化,我心軟之下,就答應了他們。”趙京朝說,趙家當時沒有把此案一追到底,甚至連趙志斐的傷情鑒定都沒做。
  “別說我沒見這15萬,就是真有這15萬,也是我們應得的賠償。”趙京朝說,他和家人當年拒絕了很多家媒體的跟進採訪,也沒有再要求追究黑保安和截訪官員的刑事責任,現在看來是“一個天大的失誤”,“做夢也沒想到政府會秋後算賬。”
  在3年前,洛陽市洛龍區信訪局和古城鄉政府共有6名官員遭受黨紀政紀處分。其中,時任古城鄉信訪辦主任楊啟被撤職。11月3日下午,楊啟在新單位內告訴南都記者,3年前,他和同事交給趙家15萬元,以換取對方不接受媒體採訪一事確實存在。但他和同事們都沒有報案。到了2013年9月,警方人員找到他,說趙志輝犯事了,要重查此案。楊啟就把協議和收條從單位檔案中翻出。
  “原件他們現在還沒還我。”楊啟說,辦案人員在案卷中標註協議書和收條為“楊啟交來”並不屬實,“是他們主動找我要的”。
  被刑拘的鎮幹部趙志輝
  在警方找楊啟的前一天,2013年9月12日下午,趙志斐哥哥趙志輝在伊川縣家中被警方圍困3個多小時後,被警方以拘傳名義帶走,當時並未明確案由。
  伊川縣公安局的扣押清單顯示,警方於當天帶走了趙志輝的電腦主機、手機、相機和大量文書材料。一兩天后,他因涉嫌貸款詐騙罪名被刑拘。隨後,警方主動出擊,至少立案偵查了他7起涉網公訴案件,其中5起敲詐勒索,2起誹謗。
  在趙志輝被抓前3天,伊川縣江左鄉訪民智麥鬧攜帶危險品上訪,被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刑拘。趙志輝得悉此事後,先是發帖,被刪後又找媒體記者報料。據他的朋友稱,在接到洛陽警方的警告後,趙志輝置之不理。讓親友感慨的是,趙志輝是伊川縣水寨鎮的鎮幹部,以前也曾駐京截訪過。至今,網上還有帖子投訴他曾毆打訪民。和趙志斐被遣返毆打案一樣,那起案子也很快不了了之。
  南都記者 孫旭陽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傢俱生活館

ww88wwfwv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